是葬吖

【黑花】直播大型告白现场


#一个不算前篇的前篇☞诶我弄不来链接诶你们点我主页,上一篇就是了谢谢各位
#重度欧欧洗预警
#我只是想无脑甜一把
#毫无逻辑可言
——————我是一条正经的分割线——————

第二天因为是周末,所以黑瞎子早早的就开了直播。

【啊啊黑爷早上好啊!】

【一觉醒来就看到黑爷的感觉真好】



黑瞎子抓了抓有些炸毛的头发,瞄了眼弹幕,随口道:“早上好啊各位。”


【早早早】

【早上好早上好】

【啊啊老公早上好】

【呼还好赶上了】

【还好我起得早 得意洋洋.jpg】

【果然早起的鸟儿有虫吃吗】

【黑爷是虫吗23333】

【啊啦啦黑爷今天播什么啊】

【等等!】

【你们有谁还记得昨天的出柜(划掉)直播吗?】

【哦说到这个昨天论坛炸了】

【嘿嘿嘿黑花西皮楼堆老高了】

【黑花大旗我来扛】

【嘤嘤嘤本女友粉不高兴了怒转cp粉】

【一拳一个嘤嘤怪】

【昨天看到出柜我反手。。。就是一篇小黄文】

【楼上惊现我圈太太】

【太太今天依旧求喂饱!】


黑瞎子看了看弹幕,觉得好像稍微有点意思,勾了勾嘴角,有些玩味地道:“你们真想我和花儿在一起?”


【啊我求你不要这样笑好苏啊我死掉了】

【想想想!!】

【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想!!!】

【目测前面已疯】

【我本来也是不想的】

【我本来也是女友粉的】

【但是】

【奈何】

【黑花】

【太甜!!!!!!!】

【不行了我又想下楼跑圈了】

黑瞎子笑了笑,就随便点开了一个游戏打算开始正经直播。



另一边解雨臣已经纠结了一个晚上再加一早上,终于收拾好自己,满怀虔诚(并没有)之心给黑瞎子发去了一个视频聊天。


〖——解语花邀请您进行视频聊天——〗

【我看到了什么⊙∀⊙?】

【yoooooooo~】

【yoooooooo~】

【yoooooooo~】

【快接受啊~~~】

【看楼上这荡漾的波浪号】

【正是我内心的写照】

【我喜!】

其实黑瞎子粉丝也蛮神奇的。

黑瞎子看着自己这一帮粉丝,无语了片刻,你们到底是不是我粉丝啊,到底是谁谈恋爱啊!就点了同意,解雨臣好像被突然出现在屏幕里的黑瞎子吓了一跳,一个深呼吸硬生生的卡了一半,随即又立马端坐好。


【啊啊啊不行了花爷怎么这么可爱】

【好了我要爬墙了】

【我就知道蹲黑爷直播间有大事】

【果然蹲到我花花了】

【花花好像有点紧脏啊】

【花爷!加油!】

【花爷!别怂!】

【扑倒黑爷指日可待!】

【别怂就是干!!】

【新人后排瑟瑟发抖】

【后排出售爆米花,瓜子,雪碧,可乐哎呀编不下去了】


解雨臣完全不知道黑瞎子是开着直播的,嘘,大家都不要告诉他。


黑瞎子现在心情甚好,朝着解雨臣笑了笑:“早上好啊媳妇儿,一大早就给我视频,这么想我?”


解雨臣表面上十分镇定,但耳朵还是不自觉的红了,歪了歪头,毫无卖萌的自觉。“我答应你了吗?”


“就算你之前不答应但你现在不是就是来答应我的吗?”

【谁给你的自信】

【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】

【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】

【我从未见过如此厚颜无耻之人】



很不巧的是今天解雨臣真的被黑瞎子说中了,窗外的一缕阳光轻柔柔地洒在解雨臣身上,他稍微清了清嗓子,说道:“瞎子啊,我觉得有些事情我必须当面和你说清楚。”


“所以这就是你给我视频的理由?不是当面吗?你来找我啊,不行我不高兴了。”要花爷亲亲才能好。


“啧,别闹。”解雨臣说着眼神却有些飘忽了。


【我的妈这是我黑爷吗】

【黑爷你ooc了】

【哪有啊你黑爷不一直这样没脸没皮吗?】

【前面假粉吧笑死】

【啊啊啊舔爆我花爷美颜】

【那声“别闹”好苏好苏好苏啊我死了】

【才刚开始就这么甜吗?】

【这对cp的味道竟然该死的甜美】

【哈哈哈哈哈哈艹】

【预感今天能吃糖吃到撑】


“好你说吧,我有在好好听哦!”黑瞎子乖巧.jpg

当然如果忽略那一抹痞笑的话。


“黑瞎子,”解雨臣吞了吞口水,“你昨天,是认真的吗?”


“昨天什么啊?”黑瞎子装傻,单手撑着头笑道,“花爷说话要说清楚啊,不然我怎么知道呢?”

“你知道的。”

“不我不知道。”


【卧槽没想到黑爷切开也是黑的】

【嘿嘿嘿】

【嘿嘿嘿】

【黑爷你别欺负我花花了你看他好紧脏啊!】

【9494】

【妈妈问我为什么看个视频笑得那么恶心】

【姨母笑停不下来】


解雨臣咬了咬嘴唇,仿佛下了很大的决心,说道:“就是...就是... ...老子喜欢你!艹!”

说完赶紧挂了视频聊天,向后一仰,长长地舒了一口气,瘫在了电竞椅上。哎不管怎么样,都已经把心意告诉他了,那就这样吧。不过今天真是逊爆了啊,解雨臣如是想。




另一头黑瞎子看着已经黑屏的聊天界面,撑着乐了半天。

【喂醒醒,玩脱了吧人都把你挂了】

【花爷好气魄!】

【啊花花都紧张到爆粗口了】

【我觉得我一定看到了假的黑爷】

【我从来没有想过有朝一日会在黑爷身边看到粉红泡泡】

【还有那么恶心吧啦(bushi)的笑容】

【黑爷快去哄哄我花花!】

【强烈要强黑爷去哄哄花爷】

【目测花爷傲娇了】

【黑爷快去追媳妇啊啊!!!】

【黑花大旗我替您扛好了】

【份子钱也准备好了】

【摄影师就位】

【礼花就位】

【ky就位(滑稽)】#注:ky是一种润滑剂233

【前面竟然如此之污,我反手就是一个赞】

【黑爷冲鸭!!!】

【黑爷冲鸭!!!】

【抱得美人归啊!】

黑瞎子不得不再次感叹自己粉丝的神奇。


于是点开解雨臣的QQ,过去了一个窗口抖动,然后说道:“花儿爷把门开开呗!”

“干嘛,你不许到我家来!”但还是抱着一丝期待乖乖地去把门开了。

“现在还没呢,但是待会就不一定了。”

“那也不行。”口嫌体正直。

“那花儿爷把直播开开呗!我想看看你。”

我想让全世界见证我们在一起的那一刻。

“哦”

“嘤,好冷淡。”

“... ...”

“等着我,十分钟。”



说完黑瞎子就下了,对着弹幕说道:“好了,各位去花爷直播间等着吧,给他一个大惊喜!”

【期待!】

【期待+1】

【期待+10086】

【期待+身份证号】

【扑倒花爷!!!】



——解雨臣直播课间——

【啊啊开屏间花爷美颜】

【舔爆】

【咦这里屏幕怎么脏了我舔舔】

【花爷怎么现在开直播啊】

【前面的】

【指路黑爷上场直播】

【看完你会懂的】

【准备好吃糖 乖巧.jpg】

解雨臣看了眼弹幕,不明嚼栗。“你们在说什么啊?”

【没事没事】

【什么都没有花爷不用管我们!】

【啊今天天气真好啊】

【嗯嗯阳光明媚呢】

【适合告白呢】

【把前面这个老实人拖出去】

【我是之前那个前面的,我回来了,现在我懂了】



解雨臣皱了皱眉头,问道:“是不是刚刚黑瞎子开直播了?”



【没没没】

【没有的事啦】

【没有没有没有】

【我用黑爷的脸担保绝对没有】

【前面233】

【花花不要皱眉啊妈妈心疼】



解雨臣看着飞快刷过的弹幕,眯起眼睛微笑:“他果然开了吧?”又小声嘀咕道:“那个王八蛋羔子!”



【嘤花爷的微笑看起来好危险】

【突然感觉背后发凉】

【瑟瑟发抖 .jpg】

【但是这样的花爷也好美好美啊啊】

【你们有谁听见花爷后面嘀咕了句什么吗?】

【好像是...?】

【什么王八蛋羔子??】

【这绝逼是在骂黑爷吧233】

【赌五毛钱辣条】

【啊啊花花骂个人还要小小声骂好可爱嘤】

【前面的被你这么一说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】



“唉,”解雨臣叹了一口气,嘴角却有些忍不住的上扬,“那既然你们都知道了,那他说十分钟你们也都看到了吧?一起倒计时吧。”说时,解雨臣的眼里是闪着光的。




因为喜欢是藏不住的啊,就算管住了言行,管住了表情,那也会从眼睛里流露出来。那种名为喜欢的感情。





【各位一起来!!】

【来乐!!!】

【只剩十几秒了黑爷加油】

【唔千万别堵车了】

【虽然不想的但前面真的好好笑】

【十!】

【你说你有点难追】

【九!】

【想让我知难而退】

【八!】

【礼物不需挑最贵】

【七!】

【只要香榭的落叶🍂】

【六!】

【哦~营造浪漫的约会】

【五!】

【不怕搞砸一切】

【四!】

【拥有你就拥有 全世界】

【三!】

【亲爱的~爱上你 从那天起】

【二!!】

【甜蜜的很轻易】

【一!!!】

【亲爱的~别任性】

【零!!!!】



一道黑色的身影从屏幕前闪过,措不及防的解雨臣睁大了眼睛,还没来得及开口,就被一个吻狠狠地堵住了。这是一个饱蘸了情思的吻,



仿佛春日暖阳,海棠芳香,悠远而绵长



〖黑瞎子v:你的眼睛,在说我愿意~〗

『黑瞎子v送出钻戒💍×99』



——  End.  —————

〖黑瞎子v:谢了各位〗

【客气】

【太客气了您嘞】

【产量去喽】

黑瞎子的粉丝真的很神奇,果然粉随正主吗

解雨臣:/ / / / / / /


呜我文笔渣所以最后实在描写不粗来,其实想象是很美好的嘤
♪歌词:《告白气球》

『黑花』直播大型出柜现场

#甜的!!!(这个很重要)
#黑瞎子明恋花儿爷但是没有对外公布,花儿爷暗恋黑瞎子还没讲明的设定
#直播梗,私设多到炸
#重度ooc预警
#有个不算后篇的后篇就在主页里这篇的下一篇
————以下正文——————

这里简单介绍一下,解雨臣,某站知名up主,ID解语花,以可以用妖孽形容的外表,让人苏到骨子里的声线,精湛的游戏技术,能把粉红衬衫穿出杀气的气质,以及只是唱过一次却让人惊艳到不行的戏腔坐拥了几十万粉丝。

这天解雨臣照例打开了直播,他调整好摄像头,就对着镜头来了一个温润如风的微笑:“晚上好啊各位。”

【嗷嗷嗷嗷嗷晚上好晚上好ヽ(゚∀゚)ノ!】

【啊啊啊啊花儿爷晚上好啊!!!】

【晚上好晚上好!!】

【呜呜花儿爷终于开播了不枉我蹲点蹲了那么久】

【啊啊啊花儿爷老公看我看我!!!】

【嗷嗷花爷那一记笑得我整个人都软了】

【花爷的粉红衬衫真的嚎嚎嚎嚎看啊!!】

【花花有好好吃饭吗怎么感觉瘦了啊】

【花花喜欢吃什么妈妈给你寄啊】

【花花晚上睡觉要好好盖被子啊别着凉了】

【花花最近天冷多穿点哈】

【233前面亲妈粉戏感上来了是吗】

【弹幕都消停点看看老公今天播什么】

【嗯嗯花花今天播什么啊(期待 jpg.)】

【嘤嘤想听花爷开戏腔】

【一拳打死嘤嘤怪】

解雨臣操作着鼠标,白皙修长的手指骨节分明,又引来弹幕一群嗷嗷舔屏。解雨臣随便抬眼扫了一眼弹幕,轻笑道:“今天不开戏腔哦,今天我们直播吃鸡行吗?”

【呜呜爷那声轻笑好苏】

【真的好苏好苏螺旋爆炸升天】

【行行行老公你说的都行】

【你帅你说了算】

【你苏你说了算】

【你是我老公你说了算】

解雨臣开了一个叫青衣谣的小号上了随机排位,看到队友里有个叫我是你爸爸的号,想到了某人,稍微眯了眯眼睛。然后我是你爸爸就开口了:“咳咳,兄弟们,打个商量,这把我指挥行吗?我粉丝想看我指挥。放心,保证吃鸡。”一听这声音,解雨臣心下了然:“——嘶,死瞎子挺空啊,嘴上说着喜欢我,结果几天了电话也不打个来在这直播?”呵,男人.jpg

旁边一个叫陆荵莢好像挺感兴趣,说道:“大哥直播呢?行啊你指挥。”

我是你爸爸又走到青衣谣身边,“青衣是妹子吧?放心,哥带你吃鸡。”

【这谁呀好嚣张哦】

【我们花爷还要你带?】

【9494¬_¬`】

【emmmmm】

【...等一下,你们有没有觉得这个声音好耳熟】

【楼上你这么说我也...】

【...我也!】

解·伪声大佬·雨臣扫了眼弹幕,轻笑了下,清了清嗓子,用软糯糯的萝莉音道:“好呀好呀哥哥带我吃鸡呀!!”

弹幕静默了一秒钟后就开始疯狂爆炸

【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只会尖叫了】

【嗷嗷嗷啊啊啊语花大老婆萝莉音好好听啊啊】

【一把抱起花花老婆来个1000米冲刺】

【打断前面的腿顺便抢走花儿】

以下省略一堆土拨鼠尖叫

【等下等下让我们理智分析一下】

【有什么好分析的我老婆就是那么可爱!】

【拖楼上浸猪笼顺便今天花花态度很不平常】

【对啊以前花爷都不理这些的】

【42】

【听你们这么一说莫非...】

【刚刚那个】

【我是你爸爸】

【真的是...】

【卧槽Σ(ŎдŎ|||)ノノ】

【你们在说什么啊新人瑟瑟发抖】

【哎呀你们猜来猜去的说不定只是花花想玩玩呢】

【啊啊花儿求解释!】

【求解释+1】

【求解释+10086】

【求解释+电话号码】

【求解释+身份证号】

看着一堆求解释的弹幕,解雨臣稍稍无奈了下随后又很宠粉地打开了一个Word文档打字:嗯那个我是你爸爸是黑瞎子,我们今天陪他玩玩好不好?(为什么要开文档?因为开麦了说话会被听见啊)打完随即狡黠一笑。

【hhh花爷越来越会玩了】

【嗷嗷wuli花花小表情好可爱】

【哈哈哈哈哈哈哈我有预感今天要搞大事情了】

【腹黑花233】

【黑...黑花!】

【请查收您的黑花粮1/1】

【看黑爷花式作死】

【目测今天黑爷要跪搓衣板】

【新人弱弱问一句黑..黑瞎子是谁呀】

【呼叫科普君】

【科普君:来了来了,黑瞎子,知名游戏主播,帅气多金,颜好活好,我是说游戏技术想歪的自觉面壁,我们黑爷不艹粉谢谢。平时画风狂拽酷霸吊,超!级!帅!因为一些原因被粉丝嗑上了黑花这对cp,据小道消息称黑爷曾经给一篇黑花h文点过赞233,虽然花爷没有承认不过我们都懂的嘿嘿嘿】

【前面科普君假的吧,语气怎么这么不官方233】

【嘿嘿嘿】

【嘿嘿嘿】

【cp粉都消停点吧】

【双开的人表示要笑死了】

解雨臣又在文档上敲下一行字:大家不要去瞎子直播间说哦

弹幕又一片答应

【好好好】

【233333好的好的!!】

——黑瞎子直播间——

“好了好了,这次我们跳P城,那个谁?对就是那个陆荵莢技术应该不错吧?”

“还行。”

“那好麻烦你高飘给个视角没问题吧?”

“好的。”

“那好,我狙位,其余近战或自由位随意。”黑瞎子认真起来还是很帅的,布置干净利落,声线沉稳又略带磁性。但很好,他完美地保持了正经不过三秒的人设,又勾起了嘴角,声音也带上了痞气:“小妹妹,跟好喽!有哥带着你躺着也行。”

【233黑爷又撩妹了】

【哼那个小婊砸别勾搭我老公】

【前面的过分了啊这次是黑爷先撩的啊】

【虽然是这样但是我真的好嫉妒啊】

【嫉妒使我质壁分离】

【嫉妒使我反复跳楼】

【嫉妒使我愤恨世俗】

【嫉妒使我丑陋不堪】

【嫉妒使我脱粉一秒】

【那上面是真的很嫉妒了】

而另一边的解雨臣带上了尴尬而又不失礼貌的微笑。

落地后,解雨臣立马翻身就运气很好地捡到了一把UMP9冲锋枪,于是天时地利人和地立马突突死了同跳P城的另一个可怜玩家,本来解雨臣也没想这么强势的,奈何这次对面太渣,那能怎么办,解雨臣也很无奈啊。

“哟,妹子挺强势啊!”面对黑瞎子的骚扰,解雨臣又拿出了那幅萝莉音:“啊..啊哈没有,只是偶然酱~!”

【我的妈哈哈哈哈哈哈哈】

【那个“酱”好可爱!!!】

【听到花花的萝莉音就感觉人生圆满了】

【圆寂了】

【hhh花儿一边面无表情一边说这样的话真的可爱死了】

【你们去黑瞎子直播间看看,看看啊不要说话!我已经要笑死了】

【哈哈哈哈哈哈哈那边一片羡慕嫉妒恨知道真相后会有多刺激233】

【知道真相的我眼泪掉下来】

【前面。。唱出来了有毒吧】

这时候黑瞎子已经基本搜好了一身物资,躲在墙角,时机一到,就翻身一个压枪甩狙,凌厉而强势,那种大狙伤害极高,立马干掉了几个,看得旁边几个大兄弟忍不住啪啪啪地鼓掌。黑瞎子挑眉一笑,自以为十分帅气地走到解雨臣身边扔下几瓶药和一个急救包,说道:“拿着吧,这些都给你用哦。”语气里调戏的意味十足。

很好,解雨臣继续保持微笑,默默在心里给黑瞎子记了好几笔。

“哥哥,你不用吗?”

“留给你呀~”

“... ...”解雨臣突然不是很会说话。

“...那..哥哥听说过解语花吗?啊抱歉这好像无关紧要是我突兀了。我只是觉得你技术很好几乎比他都要好了。”有时候还是要学会娇柔造作,解雨臣想了想,觉得不太自然,又补上一句,“我很喜欢他的。”

“那个主播解语花是吗?我们很熟的哦。”黑瞎子一边操作一边答。

“诶?!这样的吗!可以冒昧问一下你觉得你们谁的技术更好一些吗?”这一听就是一个兴奋的少女。

“嘶... ... 这个嘛。”当解雨臣以为黑瞎子要人性大发开始好好思考的时候,黑瞎子又开始没脸没皮:“当然是我啊~”

解雨臣不是很确定自己是不是在黑化的边缘了。

“那...那你们是朋友吗?......对不起如果涉及隐私就不要回答了。”

“哦这个没事,可以说,他不是我朋友。”

“抱...抱歉。”

“诶诶我还没说完,他是我媳妇儿呀!”

“… …”您说话能别大喘气吗?

不对,重点不是这个,你刚刚说什么?!!

让我们先观摩一下炸裂的弹幕

——黑瞎子直播间——

【??!】

【??!!】

【??!!!】

【男神直播出柜现场?!】

【这究竟是人性的扭曲还是道德的沦丧】

【啊啊解语花是谁老公你不要我们了吗】

【嘤嘤嘤你变了,你变得不爱我们了】

【呵,男人.jpg】

【啊啊啊啊啊啊啊本女友粉哭死】

【哭死+1】

【我震惊了我们黑爷居然还有女友粉?】

【就是一看就新粉我们老粉早就习惯了】

【↑但其实内心兴奋无比】

【强装镇定.jpg】

【黑爷早就gay气四溢了好伐】

【前面同道中人233】

【黑花大旗举起来!!!】

【黑花大旗举起来!】

【黑花!黑花!黑花!】

【呜呜黑花党的春天】

【cp熬出头啊啊啊】

——解语花直播间——

【exm?!】

【花花他说什么?!风太大听不见】

【WTF??】

【出。。出柜现场?!!】

以下省略一堆嘤嘤嘤和一堆高举黑花大旗

之后黑瞎子就一路秀操作顺便一路骚包,骑个摩托车也能飞,过个桥也要与众不同,跑毒的时候更是一路秀,强势表演花式狙人一百种,于是很顺利的吃了鸡。但是已经没有任何人在意这些了,弹幕依旧没有炸完。

黑瞎子的手机摆在桌上,上面是老早就已经用小号打开的解语花的直播,深藏功与名。

黑瞎子嘴角一勾,干脆直接关了游戏,看了一堆黑花大旗,心情甚好。于是直接开了大号上了解雨臣的直播间。

『黑瞎子v进入直播间』

【黑瞎子v:今天玩得开心吗?】

『黑瞎子v送出玫瑰花×99』

『黑瞎子v送出跑车×99』

『黑瞎子v送出豪华游轮×99』

『黑瞎子v送出钻戒💍×99』

【黑瞎子v:谈恋爱吗?媳妇儿~】

解雨臣震惊了

解雨臣懵逼了

他一直在看我直播?!!

解雨臣不管各路弹幕轰炸,回想了一下刚刚干得各种蠢事,直接啪地关了直播,再播下去傻子都能看出自己脸红了。

实际上耳朵已经红得滴血了。

明明已经知道你喜欢我了,可是被你撩了哪怕只有一下下,都还是会心痒难搔啊,就好像心被挠了一下,轻轻的,软软的。

嗯,明天就去告白吧。

睡觉!

关于沐秋(微伞修)

#相信我,是甜的!
#单纯非常喜欢伞哥才胡乱写的,呜我写不出伞哥的万分之一好
#ooc预警
#如果以上都没问题那请各位安心食用吧!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正—经—的—分—割—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1.苏沐秋是一位狐仙

2.确切地说是半妖半仙,仙在医术,妙手回春,起死回生都不在话下;妖在面容,半妖倾城,丹唇黛眉,红颜....啊不蓝颜祸水大概就是这样。

3.苏沐秋有个妹妹,叫苏沐橙,那是真的仙。

4.苏沐秋是一个si妹控,对妹妹唯命是从,虽然妹妹也没有什么命令就是了。但他对妹妹那股狗腿劲儿可谓惊天地泣鬼神(雾),把妹妹护得差不多找不到男朋友什么的都是后话了。

5.苏沐秋的医术虽然惊世骇俗,但奇怪的是,在荣耀大陆知道这的人并不多,于是苏沐秋倒也洒脱快活,家里并没有那种大医院排队看病的情景,这让苏沐秋甚感欣慰。看看病,救救人,偶尔卖卖草药赚赚外快,顺带宠宠妹,生活就是这么美好,苏沐秋如是想。

6.但是有一天,苏沐秋捡到了一个少年,少年懒洋洋地蹲在路边,阳光慵懒地在他的短发上跳跃,让人忍不住揉一把,像只黑猫似的。被苏沐秋鬼使神差地撞见,少年抬头,黝黑的眼眸黑曜石般的闪烁着,对上苏沐秋的视线,歪头一笑 ,给了一个大大的wink。苏沐秋仿佛都能听见那声“喵~”了。

7.糟了,心动的感觉。这或许就是神明的样子吧。确切地说,这是一种名为青春,名为热血,没由来的力量。能把人冲击得想喝了酒似的,七零八落。迷迷糊糊的苏沐秋就这样晕乎乎地把少年领回了家。拐卖儿童啊沐秋大大。

8.苏沐秋把少年领回来家,晕乎乎地酒还没醒呢。“你好,我叫叶修。”    “....啊....?...啊哦哦....叶修是吧,你好你好我叫苏沐秋,是一只狐仙,家住在荣耀大陆至尊无上霹雳无敌豪华小区隔壁的小胡同里,职业是医师,家里有个可爱的妹妹,我平时喜欢.......”苏沐秋差点就要开始背户口了,好像恨不得把自己的全部一股脑讲出来,堪比黄少天附体,至于黄少天是谁我们暂且不提, 绝对不是因为提了太麻烦,绝对不是! “噗。”然后叶修就开始从努力憋笑,演变为捂着肚子哈哈大笑,笑得背都直不起来,他边笑边拍着苏沐秋的肩膀,在苏沐秋一脸懵逼地注视下,终于把话说完整了,“哈沐秋大大,你怎么这么可爱啊!”说完还撩了撩沐秋的刘海,逗猫似的。


9.砰,心灵暴击。你怎么这么可爱啊!苏沐秋如是想。
10.后来叶修发现,苏沐秋是个很神奇的人,这点可以侧面体现在他周围的人里。比方说隔壁菜市场的王大妈总想用各种方法给苏沐秋配各种营养餐,然后顺便把自家女儿给介绍介绍,啧啧,罪孽深重的男人。再比方说隔壁的隔壁的李大婶特别喜欢拉着苏沐秋唠嗑,顺便叫上一堆好姐妹一起,啧啧,妇女之友苏沐秋。然后又比方说楼上的张大爷常常请苏沐秋对什么千古残局指点一番,然后指点指点就在一块儿下棋了,场面一派祥和其乐融融,啧啧啧啧。再啧下去没完没了了。


11.叶修又发现,苏沐秋的神奇之处不仅在于可以和任何年龄段的人打成一片,更重要的是,人上得厅堂,下得厨房!没错,苏沐秋做饭特特特别好吃!和厨房杀手叶修不一样,我们沐秋大大能用五毛钱的原料做出五百块钱的特效,做起饭来那叫一个快准狠,人在厨房如鱼得水。你想象一下,在一个温暖的黄昏,金黄的阳光从窗口斜射进来,被窗格分成一块儿一块儿的,慵懒地照在这个浅发男人身上,男人穿着干净利落的白衬衫,却又不好好扣扣子,敞开的领口隐隐露出色气的锁骨,系着妹妹精心挑选的粉红哈喽kity围裙,有条不紊地洗着今天刚买的青菜,水流过那双白皙的手,手指修长而又骨节分明。啊,真是引人犯罪(划掉)遐想啊!


12.一个字,暖。

      两个字,妖孽。

      三个字,超级暖。

      四个字,妖孽而暖。

      总之就是这个男人,嗯,深得我心。


13.然而这还没完,叶修又双叒发现,苏沐秋还神奇在医术了得。苏沐秋在道上行医时用的名儿是秋木苏,据说是他妹妹给起的。

病因秋起,

疗以草木,

温润如苏。

嗯,好名字。


14.最后,叶修又双叒叕发现苏沐秋这个人人如其名,怎么个人如其名法?苏,这个人超级苏啊!比方说清晨醒了的时候,当第一缕阳光跳跃在叶修的睫羽上时,苏沐秋就会趴过来,轻轻地在他耳边吹气,然后压低了声线,用极有磁性的声音说道:“阿修,起床了,今天给你做好吃的!”撩人得很,会给人一种暖暖的,浸没在阳光里的感觉,让人忍不住沉迷,甘愿为之堕落。


15.苏沐秋的耳朵和尾巴有时候会显现出来,雪白雪白,毛绒绒的,叶修就经常摸他的耳朵,然后故意调戏一番。刚开始苏沐秋很不习惯,甚至会不经意间脸红,但后面也渐渐被磨得没脾气了,自己捡来的猫,宠着呗。有时候午睡,叶修就会抱着那一大团软噗软噗的尾巴,在床上窝成一团,这种场景往往会让苏沐橙少女心炸裂。


16.沐橙也常常会想,时间可不可以永远停在这个夏天里。


17.苏沐秋真的很宠叶修,自从那天叶修来了之后,就从每一个小细节为他着想,据苏沐秋表示,只要每天能吸修,我就很幸福了。沐秋大大能把痴汉笑收收吗。


18.苏沐秋也真的很暖,因为想到他,就会想到秋日暖阳。


19.夏过秋至,落叶翻飞,一片静谧的橙黄,静谧的温暖。夏天过去了,你还在,真是太好了。




20.沐浴秋日的,终归是美人。

  

———END————

#黑花#齐哥哥,回家了吗?

#重度欧欧洗预警
#这是以前小学写的文非常傻逼(真·小学生文笔),见谅
#有私设
#首尾限定文
#占tag致歉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 今天,我偶然翻出了多年前的相册。

        墨目痞笑,看透世间百态,掩尽一生哭态。
        你以为自己很牛逼吗,你除了痞笑还有什么表情吗,你除了青椒炒饭还会什么吗,你凭什么去一个人扛,你凭什么不顾我的感受,你凭什么,,凭什么,丢下我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齐哥哥,你要走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...嗯,但是很快就会回来啊,等我,拉钩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拉钩!...等齐哥哥回来,娶小花好不好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等小花长大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嗯!”

         齐哥哥,可一定要回来啊。

        解家支离破碎了,闹分家的分家,但是扛过来了,当年的小花已是解家当家,道上声声花儿爷,解家还在,支持着。齐哥哥你若是回家,按着原路往回走吧,可一定要回来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忍不住打探你的消息,道上人称黑瞎子,莫不是因如此,找不到回家的路了吧。

         可一定要回来啊

        那天你突然回来了,戴着墨镜,看不清你的眼神,一脸痞笑,径直走过来把我搂进怀里,温暖地让人沉溺,害怕这也是一个梦,梦醒仍是冰冷。“小花,你齐哥哥,想我没。”

        想。

        怎么可能不想?那种日日夜夜的思念,不知尽头的等待,让我不止一次怀疑是否我们的约定,曾经的一切才是幻梦,不过是一个玩笑,自作多情一场。

         混蛋你还知道回来啊!

         瞎子还好你回来了啊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瞎子我饿了,做饭去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不是说好叫齐哥哥的吗,怎么改口这么快,都会使唤哥哥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我就喜欢这么叫,这么久不回来还不是瞎了找不着路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好好好,花儿爷对不起,这次是我错了,我都回来这么久了,笑一个嘛,生气就不好看了,美人生气会长皱纹的,我去做饭我去做饭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媳妇儿开饭了,尝尝爷最拿手的青椒肉丝炒饭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...哦,来了......死瞎子你叫我什么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媳妇儿~不是说好了回来娶花儿的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...我可以说你回来太晚约定失效吗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那可不行,我和小花小媳妇儿可是拉过勾的,所以花儿爷现在是我的人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原来你都还记得,还以为你一笑笑得没心没肺,快把我忘了呢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媳妇儿媳妇儿,快尝尝丫,怎么样怎么样?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差远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好吃,有你的味道。

          很久很久,我都不敢相信,你真的回来了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小花,青椒肉丝炒饭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花儿,青椒肉丝炒饭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小九爷,青椒肉丝炒饭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解当家,青椒肉丝炒饭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花儿爷,青椒肉丝炒饭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雨臣,青椒肉丝炒饭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媳妇儿~青椒肉丝炒饭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是不是对青椒炒饭有什么执念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青椒炒饭特别香,我和青椒是好朋友啊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当然没有媳妇儿你香~花儿爷才是最好吃的嘛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...流氓”

         开始习惯你做的饭,习惯和你的生活,奢求用这普通的活法普通地活一辈子,哪怕只有青椒炒饭。明明是堂堂解家当家了,却还是喜欢依赖你,喜欢你,看着你。

         不知道什么时候产生情愫,大概是小花和齐哥哥的时候吧,转眼花爷黑瞎,习惯自己喜欢你,无言的默契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花儿,生日快乐。”你捧着一个精巧的粉红小蛋糕,上面插着一根小蜡烛,摇曳的火光映着你略有粗糙的脸庞,光微微的,暖暖的,光影把你勾勒的更有棱角,一副黑墨镜,嘴角挂着痞笑。撩人。要是把你放出去,可得祸害多少良家美少女。

         “瞎子没想到你还挺有浪漫色彩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花爷你也太小看我了。”你把蛋糕放在桌上,走过来从背后把我揽进怀里,我的后背紧贴着你的胸膛,能感受到你火热的心跳,一下,一下,冲击着我。你把头在我颈窝里埋了埋,凑到我耳边,感到你呼出的热气。安心。“生日快乐,我爱你。”说着就把我的身体转过来,霸道地按上我的唇,在我嘴里肆意,留下令人陶醉的味道。我的呼吸急促起来,直到我喘不过气来才放开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抹了抹嘴角,“哼,爱多久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一辈子。”

         说好的哦。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花儿别过来,这里危险,我会想办法的,你就在那听我说完这段话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死瞎子你这时候费什么话,爷来救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花儿我第一次见到你,你就像从画里走出来的小女孩...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你先别说这些了,告诉我怎么救你!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有没有人告诉过你,你很美,我这辈子做过最值当的事就是从留意、照顾你到爱上你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瞎子!”

         “你是我最美的海棠,我爱你。回家吧,别等了。”

          “......”

          我听到轰隆隆的声音,底下颤抖起来,我感受到坍塌,整个墓从深处如猛浪般塌了过来,耳边全是石板砸到地上的声音,我的脑子一片空白,我不知道自己的眼神有多空洞,那种无能为力的感觉让我几乎崩溃。瞎子你不是很能吗,你上来啊,都说了爷来救你啊,你怎么这么不听话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找出了你放在家里的另一副墨镜,却再不见那一副欠揍的痞笑。我尝试自己做饭,我真搞不懂为什么你能把青椒肉丝炒饭做得那么好吃,明明一点都不香,谁要和青椒做好朋友。

        我又开始自己生活,却发现这里每一样东西都有你的影子。你给我泡的咖啡,替我收拾的房间,抱着我享受午后一点点小时光的沙发,给我炒饭的厨房和锅铲......
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 院里海棠又一绽啊,花开解语,齐哥哥,你看见了吗?

        你说你会爱我一辈子,可我却忘了问你,是这辈子,还是下辈子。

         我等你。总等得到的吧。

        最后,我仍是一个人。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分——割——线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呜呜对不起QAQ我不是故意发刀的,这是我以前写的傻

逼文,有没有人看,如果有的话,我可以以这个开头和结尾

写一篇甜掉牙的甜文!!!

第一次发文(还发以前写的文要脸么),请多指教。

呜呜摸个双子QAQQQ六天前凉了
想念二傻子

求本,求好梦太太的《人间有味是清欢》

天知道我错过了什么,有没有哪里还有本,或者是哪位大佬愿意出本啊啊啊啊啊啊啊